色情软

色情软 一到主殿,周玖感觉气氛有些不对,殿中的宫女们个个谨小慎身躯微,连大气都敢不喘一声,皇后娘娘高坐在主座上,脸色不好,眼睛有些红,她的心腹嬷嬷安静的立在她的旁,摆在桌上的早膳没人动。

皇后娘娘见周玖走了进来,朝她挤出一个笑容,“玖儿来了,用早膳吧。”

看着外祖母这个快哭了笑容,周玖走上前扶着她,“外祖母,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?”

周玖不问还好,一问,皇后娘娘就哭了,“玖儿,刚刚收到的消息,说……说太子舅舅不小心染上了瘟疫,外祖母我该怎么办?呜,呜……”

什么?

周玖大惊!

“外祖母,说的是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,是冥青用信鸽传来的消息。”皇后娘娘抹着眼泪。

周玖当然知道冥青,那是太子舅舅身边的侍卫长,舅舅曾经用他的名字化名在周家村帮助过自己。

昨晚一晚,她还在纠结自己去还是不去灾区,现在不用纠结了,他必须去,倘若徐院判对舅舅染上的瘟疫没了办法,舅舅会死的,她不能让他死!

“外祖母,舅舅染上瘟疫的事有多少人知道?”

“就我和嬷嬷知道,想必那边可能也有人上折子来,但是肯定没有信鸽来得快,外祖父他还不知道这事。”

清纯非主流美女性感的诱惑

周玖一听,松了口气,想必殿中的宫女们是因为皇后娘娘心情不好,所以小心翼翼。

“外祖母,这事也先当作不知道,别对任何人说,舅舅是太子,要让有心人知道他染上了瘟疫,又会拿出来大做文章,不论对舅舅和,都很不利。”

“外祖母懂。”皇后娘妨点头。

“外祖母,来,吃早饭吧。”周玖把皇后娘娘扶到桌边坐下,“外祖母不用担心,吃完早饭后,我就出发去灾区,有我在,舅舅他会没事的。”

“玖儿,若不是来了,外祖母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就是我外祖母的福星,大救星,可是我也担心……”皇后娘娘拉着周玖的手,又红了眼眶,不得万不得已,她舍不得让周玖去冒险,可是现在儿子居然染上了瘟疫,她已经没了办法,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

“外祖母,我知道一直害怕我去那儿,担心我出危险,但外祖母,也看到了,我的医术高明,不会出事的,舅舅他现在需要我!”

周玖安慰完皇后娘娘,陪她吃完早饭后便草草的收拾了自己的随身行李,带着墨兰离开了皇宫,连皇上那都没有来得及去告别,只让皇后娘娘转告他她去了灾区的消息。

出了皇宫后,先去了小院,冬至已经按周玖的吩咐替吴玉和吴佩兄妹二人在郊外买了坟地,带着二人将他们的娘安葬了,正坐在小院里等周玖去接他们三个。

“小姐,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。”冬至一见周玖来了,带着两个小的迎了上来。

“好,妥当了就好,我们立即要出发去灾区,我舅舅他染上了重症,我必须去救他。”周玖也不多解释,简单的对冬至说了一句,冬至立即就懂了她的意思。

“小姐,那他们三人怎么办?”冬至指了指地上,被他点了穴道,一直躺在地上不能动弹,也没有吃喝过的三人问她。

周玖蹙眉,厌恶的盯了那三人一眼,“解了穴道,扔出院子,然后院门上锁,我们把吴玉和吴佩带走,我们不在,他们留在这不安全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

吴玉和吴佩知道小姐要带他们二人离开小院,也知道这里暂时是不能回来了,便走进了房间,将自己藏好的放契和地契收进了怀里。

一行人出了院子,将院门上锁,冬至将那三人扔在院子门口,但没有解开穴道,对着地上一身狼狈的三人道:“穴道在一炷香之内便会自行解开。”说完,便驾着马车离开了小院。

地上的三人死死的盯着马车离开,特别白七公子,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,他的眼神已经将周玖一行了杀了千万遍了,他在都城横行霸道多少年,头一次不把他放在眼里,还敢侮辱他的人。

他们点了他的穴道,扔在死人棺材旁守灵不说,不给他们吃喝,还让他们大小便,现在,三人身上都是一股异味,比叫化子都臭,等着,都给我等着,若是再碰到他们三人,他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他的厉害!

带着吴玉和吴佩去灾区不方便,周玖临走也要去向轩辕罕告别一声,所以让冬至先把马车赶去了南国公府,把轩辕罕叫了出来,把兄妹二人身上发生的事告诉了轩辕罕,并把他们二人托付给他照顾。

听说周玖要去灾区,轩辕罕很是为她担忧,但同时又担心夏舞尘,“玖儿,这一路上过去自己也要当心,表叔知道本事大,医术高,但也得注意。”

“表叔放心,我会注意的,我也会治好太子舅舅的,我还要回来和联手抢人家生意呢。”周玖俏皮一笑道。

周玖嘴中的人家自然是指东国公府。

轩辕罕见她还有心思同自己开玩笑,知道她胸有成竹,便放下了心中的担忧,也笑着道:“好,我等着回来,不过,等回来,我的冰铺肯定全部开了起来,而且在赚银钱了。”

“恩,我相信表叔的能力!”周玖点头,眼神看向吴玉和吴佩,“小玉,小佩,他是我的表叔,也是南国公府的三公子,他会照顾好们的,们要听他的话,知道吗?”

“我们知道了,小姐,也要早日回来。”吴玉懂事的点点头,回了她,吴佩满脸不舍的看着周玖,也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们走了。”周玖带着墨兰上了马车。

“保重。”

轩辕罕和吴玉兄妹二人站在那,看着周玖的马车远去,直到看不见了,才转身回了南国公府。

周玖心中担忧夏微尘的病情,一出夏裳都城,周玖便命冬至全速赶马,现在墨兰和冬至都天道周玖有空间,所以,这一路上,他们也不用担心没地方歇息,累了,周玖一个意念连人带马车就进了空间,饿了,喝灵泉水,吃水果,饿了,直在在空间里做饭,先前准备的食物足够他们这一路上吃喝还有得多。

当然,马儿累了,也是在空间里喝水吃草,直接让马儿的身了健壮如飞,能抵抗这样的长途奔波。

时间很快,周玖一行日夜兼程,骑马需要十日的路程,他们只用了五日,便到了灾区边界地,果然这区域并不像其他的地方,山高路陡,马车不方便行驶。

“小姐,这一路上行来,除了行人,便只见骑马的,没有见到马车,可能前面的路因为地龙翻身,马车进不去了,看怎么办?”冬至观察细致,感觉到了不劲,问周玖。

“我们在附近找个无人的地方,后面的路我们骑马过去,车厢和行李放到我的空间里去就行。”周玖想了想道。

“好。”

冬至不由心中庆幸,幸好王妃有空间,什么事都方便了。

一匹马,三个人不好骑,周玖自己会骑马,干脆让冬至和墨兰两个也进了空间,虽然冬至不同意,怕她出危险,但周玖说一旦遇到什么危险,她一个意念他便能从空间里出来救她,冬至便没再坚持,只说等周玖骑马骑累了,再放他出来。

周玖一个人骑马前行,果然,越往灾区走,路就越崎岖不平,到处都是塌方和塌陷之地,有的地方甚至是出现在一个一个的大洞,看着甚是危险,周玖越发走得小心翼翼。

一路上,周玖都未碰到灾民,也不知道是因为地动,人死得差不多了,还是因为太子舅舅来了后,赈灾将人安顿了的原因。

这个受灾的核心地区的府城叫运州,周玖骑行了大半日,在天将黑的时候到了运州的郊外,运州应该说是一座山城,它的四围都是高山,所以,这郊外也是荒山野岭,已经到了地方,周玖便不着急了,路不好走,她便缓缓的骑行。

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,骑马行走在傍晚的山道山,给人的感觉是有些诡异,并不是诗意,所以,当藏在路边的山匪看着小路上骑着马哒哒而来,一身淡紫色华服的女子时,个个惊讶得瞪大了双眼。

“老大,看,马上是个漂亮的妞!”山匪一指着远处的周玖高兴道。

这些山匪是附近高山上的土匪,趁地动大乱,躲在这捡漏的,今日本来是土匪中的探子打听到今天有一个富户会从此路经过,而且带的下人也不多,更没有护送高手,想好好赚一笔的,没想到,富户没有等到,却等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妞,一看那模样,还会骑马,定是大户人家的女儿。

山匪出身都低贱,大当家的好色是在山匪中众所周知的,但是再好色,也没有机会体会体会大户人家那些娇小姐细皮嫩肉的身子的,所以,他觉得今天老天定是开了眼,竟然给他送来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来了。

“大家,做准备,先用绳子把马绊倒,今天我要把这娘门抓回去当压寨夫人。”大当家望着已经越来越近的周玖,吞了吞口水,色迷迷的眼神越来越亮。

“好嘞。”山匪二应着,一个娘门而已,一出手就能抓着了。

周玖的马可不是一般的马,自打跟了周玖后,那是经常喝灵泉水,吃空间里的东西,而且呆在空间里的,已经慢慢开启了灵智,估计不用多久,就能像大白和小白一样,能与周玖沟通了。

虽然现在还不能同周玖交流,但是它已经敏感的感觉到了前方的危险,立即放缓了四蹄,停了下来,并扭头一阵高嘶。

周玖皱了皱眉头,自己的马儿似乎在提醒自己什么,动物比人敏感,难道前方有潜在的危险,周玖趴下了身子,抱着马儿的脖子,“马儿,马儿,怎么了?前方有什么问题?”

马儿感觉到了周玖在问他什么,虽然还听不懂,但也猜测到了,对着又是扭头高嘶,但是就是放蹄离开,只在原地打圈儿,周玖立即就警惕了起来,前方一定是有危险在,否则马儿不会不走。

周玖想了想,从马背上跳了下来,伸手牵着马缰,慢慢向前步行。

咦?

也是奇怪,周玖心想,骑着它不走,现在牵着它呢,它却跟着自己走了,那应该不是很危险。

躲在路边的山匪见周玖跳下了马,牵着马走,山匪一道:“老大,她是不是发现了我们?要不,她咋跳下马牵着马走。”

“蠢!不是她发现了,是她的马发现了,她的马是匹好马啊!”山匪老大眼里露出了贪婪之色,今天,这美人他是劫定了,那马,他也要定了。

周玖牵着马缓缓而行,心中也没有放松警惕,马儿不跑,只慢慢走,前面肯定有问题,不一晌,周玖便知道是什么问题了。

看着从路边钻出的十几个山匪,还有横在山路上的绊马脚的粗绳子子,她就明白了。

“此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钱!”山匪一匪里匪气冲着周玖叫道,他们以为他们一出现,周玖铁定会吓坏了,会乖乖和跟他们走,把身上的银子,带有坐骑给他们,但不想,周玖手中牵着马缰,站在马前,一双眼睛淡淡的看着他们,脸上一点畏惧之色也没有,山匪一便出来装腔作势吓人了。

周玖灿然一笑,笑得将那君山匪看呆了,山匪老大眼神痴迷的看着她,嘴角和口水的都流下来了。

“此树是栽?”周玖笑问,声音好听得让人心里发酥。

“恩,是我们栽的。”山匪一厚着脸皮点头。

“是们栽的如何?不是们栽的又如何?我不过从此路过而已,没想要山上的树。”

恩?

好像是这么回事?

山匪们觉得周玖的话很有道理,但一想不对啊,人家不都是这么说的吗?

“但是这路走了。”山匪二很聪明,立即道。

周玖朝山匪二又是灿然一笑,赞赏的点点头,“很聪明,不知道要多少买路钱?”

多少?

多少合适?

第354 吓人

“五十两,啊,不对,一百两……”山匪二虽然聪明,却没有多少见识,不知道多少合适,所以,瞎开了价,说出了他认为的很多的银子数。

所谓的贫穷限制了想像,就是如此吧!

山匪二这么一开口,其他人竟然也没人说他说少了。

周玖以为他张口会是千两,甚至是几万两,怔了怔,突然明白了,眼前的山匪肯定不是那些个心狠手辣的悍匪。

当然,一群山匪也没想到,也因为他们的贫穷的想像逃过了一劫,周玖在心中想了想,决定立即放弃杀了这些人的打算,不过,不杀他们,也不能让他们在此地为非作歹,吓他们一吓,让他们再也不敢在此地拦路抢劫最好。

抬头四望,夜色开始笼罩,晚上了,她可以召鬼了。

周玖朝众山匪摇摇头,“我身无分文,除了这匹马,再无其他,别说五十两银子,五个铜板我也没有!”

说完,还将身上上上下下拍了拍,袖子甩了甩,甚至是跳了跳,跺了跺脚,众土匪傻眼了,的确,眼前女子除了一身衣裳和手上牵着的马,连个包袱都没有,简直比他们还要穷十分,哪里来的银子?!

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起来,半晌后,山匪老大发话了,“,牵着马跟我们走,去给我当压寨夫人,银子没有,我不和计较。”

“对,对,银子没有不要紧,给我们老大当压寨夫人。”后面的山匪都起哄,笑声一片。

周玖拧眉看向山匪老大,指了指他身后的乌合之众道:“就是他们的老大?”

“正是。”山匪老大一下子挺直了腰。

周玖摇摇头,想试探他们到底有多少人,“那可不行!虽说本姑娘最是崇拜有本事的英雄,但是看,手下就这么几号人,说不定连我都打不过,太憋屈,我不嫁!”

“咋?这是瞧不起我们老大?”山匪一责问,但间接的证明了周玖的猜测,他们不是悍匪,人数也不多。

周玖看向他,坦然的点点头,她就是瞧不起,咋滴?!

山匪一:“……”

“别瞧不起我们现在人少,很快我们的人就会多了,这里地龙翻身,许多人的家没了,等他们没有吃的,喝的,没地方住,还不得来投靠我当山匪。”山匪老大倒没有生气,细心向周玖解释,语气中还透着得意。

“瞎说,朝廷不是派了官员来赈灾,是们趁乱打劫吧?!”

“就赈灾那几两银子,几十斤粮食能管啥?”

周玖翻了翻白眼,不欲与他们争辨,无论是在东楚,还是在夏裳,二两银子就是人家一年的嚼用,朝廷不但给银子,还给粮食,只要省着点过,绝对能渡过非常时期,他们嫌少来当山匪接路抢劫,虽然不是悍匪,但也是好吃懒做的混混或百姓,想趁火打劫。

周玖急着进城去找舅舅,不准备对他们多做纠缠,身上的气势一变冷冷道:“我没有银子,当然,我也不会跟们走的,这马儿是我唯一的代步,更不会给们,让开吧,别让我动手。”

“哟,听小妞的话,还有几分本事啊!”山匪老大虽然有些害怕周玖突然变得凌厉的气势,但自认为自己不是吓大的他出语调笑道。

周玖对他龇牙阴森一笑,眼神再冰冷扫了一眼众人,指了指天道:“看,天黑了!”

“天黑了我们也不怕!”众人被周玖诡异的模样虽然吓了一跳,但还是自恃自己人多,并未将之放在心上。

周玖有心吓他们一吓,语气阴森森道:“天黑了,鬼该出来了!”

那些山匪看着暮色里隐隐约约的人,突然觉得有冷风吹过,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眼前人不会不是人,真的是鬼吧?!

“老大,这女子有些古怪,说的话有些吓人,要不,我们放弃这一单?等那富户来再说吧。”山匪一在山匪老大耳边低声道。

“别被那娘们吓着了,她明明是人,只不过是怕了我们,故意装神弄鬼而已,怕啥?我们十几个大男人,怕她一个女人?再说,就算她是鬼,不过是一个孤身女鬼而已,我们照样不怕她。”

“……”

二人的低语,自以为没被别人听去,却被周玖听得个清清楚楚,周玖心中想笑,没想到山匪老大胆子够大,竟然不怕鬼啊!

好嘛,不怕鬼,咱就让见见鬼,看是真不怕,还是假不怕?

周玖哈哈大笑,然后一个闪身,牵着马闪进了空间,消失在原地。

“啊……鬼啊,鬼啊……”山匪里胆子小的眼睁睁的看见周玖不见了,马也不见了,吓得大叫,声音叫得是那个凄惨,让他的同伴们个个毛骨悚然。

周玖一进空间,冬至和墨兰二人就知道了,跑了过来,“小姐,怎么也进来了?”

“在外面碰到劫匪劫道了,躲进来,吓他们一吓。”

“王妃,让我出去把他们杀了?”

“不用,只是些混水摸鱼的百姓而已,不用动手,把他们吓着了不做山匪才好。”周玖笑着摇摇头。

“小姐,我们什么时候能到达运州?”墨兰问周玖。

“快了,今晚就能到,等差不多到了城外,我再放们出去,我先出去了。”周玖说完,一个闪身又出了空间。

出了空间后,周玖发现那些个山匪居然没走,虽然有两个已经吓得在哆嗦,但还是没跑路。

周玖心中呵呵哒,还真得自己驭鬼吓一吓啊!

那些人见周玖和马又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,周玖还一脸阴森的笑看着他们,也不出语说话,诡异得让他们头皮发麻,身子打颤。

“鬼,鬼……老大,她是鬼啊!我们走吧,快走,快走……”已经有好几个胆小的催促山匪老大离开了。

“们谁敢走?胆小鬼!她不是鬼,绝对不是!虽然现在天黑了,但是前面可是白天,哪有鬼会在白天骑马走路的?”

哟呵,还有点脑子啊,周玖一听,笑了,便宜亲爹教她的驭鬼术,她还没试过呢,正好今天试试。

周玖这么一想,眼睛一闭,开始念咒语。

对方只看见周玖的嘴在动,然后,她和马儿便被一层蓝色光焰笼罩着,这让山匪们惊讶得张大了嘴巴。

随着周玖的咒语持续而念,山匪们只觉得阴风阵阵,甚至是有什么在自己的背后,头上吹冷山风似的……

周玖这一次并没有驭鬼兵,因为对方不是死士,亦不是刺杀自己的暗卫,不过是普通百姓,她没想要了他们的命,所以,她只召了几只小鬼出来吓吓他们。

白色的鬼影在山匪们周围出现,时上时下,时左时右,披头散发,看不脸,也没有脚,山匪们吓得赶紧撑亮手中的火把,但是火把亮了后,他们发现白色飘着的鬼的旁边没有影子,是人就会有影子!

突然,山匪一大声嗷嗷叫:“老大,老大,是鬼,真是是鬼,我们逃吧……”说完,再也不顾不得什么老大不老大,也再顾不得周玖和周玖的马,逃命似的离开了。

所有的山匪都逃了,连滚带爬,抱头鼠蹿,包括有些头脑的山匪老大,跑得比兔子都快。

看着消失在山林深处的光点,周玖收了咒语,周围的一切再次恢复了宁静,周玖拍了拍手,从空间里拿出了夜明珠照亮,上了马背,再次策马向运州府城而去。

在夜色里,周玖很快到了往运州的官道上,停了马,将冬至和墨兰都接出了空间,再将马车套上,冬至驾着马车,周玖和墨兰又坐进了车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