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美女直播

茄子美女直播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不好。”小爱拒绝,“妈咪还在家里等我们,爷爷奶奶,太爷爷,我们得回去了。”

陆政临没有说话,只是温和的看着小可小爱点了点头。

陆老爷子看着宝贝重孙刚来就走,心中略失望:“不吃了晚饭再走?”

“太爷爷,妈咪说我们要来给们拜年,这是作为子孙应尽的孝道,同时,这也是我们的国家的传统美德。可是,如果把妈咪一个人丢在家里,不就和妈咪教我们的孝道相违背了吗?太爷爷有爷爷奶奶和叔叔相陪,可是妈咪却只有一个人。”

小可一番话,有理有据,说的满屋子的人哑口无言。

徐婉宁还想说话,陆爵风的轮椅已经滑到了门边。

看着陆爵风父子三人匆匆来离去,徐婉宁心中愤恨不已。

“越来越不像话了,都是白芷那个女人挑唆的。”徐婉宁怒道。

“妈,不能为了自己享受天伦之乐,就把嫂子他们一家人分开。”陆爵云打趣道,“要我说,还不如把嫂子娶进门,两全其美。”

“嫂子?”徐婉宁横了眼陆爵云,“她是哪门子的嫂子?八字还没一撇呢,就嫂子了?”

“哎哟我的老妈哎,这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八字还没写好啊?”陆爵云话说了一半,见徐婉宁面色铁青,忙改口道,“……那……那个,我想起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清纯长发美女吊带酥胸白睡裙迷人写真图片

陆爵云说完便逃之夭夭,徐婉宁脸色愈发难看。

*

碧水清苑。

下车后,看着走在前面的小可小爱,陆爵风开口问:“们想要太爷爷帮们实现什么愿望?”

小爱刚想说话,被小可一把抓住。

他回过头看向陆爵风:“爹地何必明知故问?”

父子二人大眼瞪小眼,势均力敌。

空气中温度骤降,小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“我们是想让太爷爷接受妈咪。”小爱看着哥哥和爹地眸光中似有战火一触即发,忍不住打破沉默,“只是现在时机未到,如果现在说出来,太爷爷会觉得这是妈咪指使的。”

陆爵风听到小爱这么说,心疼的伸手去摸小爱的脸。

“娶不娶妈咪,决定权在爹地这里,们用不着……”

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去讨好别人。

哪怕那个人是疼爱们的太爷爷。

“那爹地为什么还不娶妈咪?”小可反问,“还是说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娶妈咪?”

听到哥哥这样说,小爱默默的退后一步,避开陆爵风伸过来的手。

陆爵风愣住,他这是被女儿嫌弃了?

“如果爹地不要妈咪,那我们也不要了。”小爱骄傲的看着陆爵风,拉着小可的手就走,“现在就自己坐着轮椅走,回的陆宅去。”

“们威胁我?”陆爵风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小人儿。

“这不叫威胁,叫始乱弃终!”小爱回头,一脸认真,“我们这都是跟爹地学的。”

始乱弃终?

陆爵风想起白芷倔强的脸,到底是谁始乱弃终。

冷战一直持续到晚饭前。

看到桌子上摆满了自己喜欢吃的菜,小爱才对陆爵风露出了一点点笑脸。

而小可,神情一直淡淡。

白芷心里惦记着宋思明的事,并没有太在意饭桌上的眼神交流。

一顿饭吃的颇为冷清。

饭后,白芷带着小可小爱坐在沙发上玩。

小爱窝在白芷的怀里,用手指在电子书上划拉着,听巧克力给她介绍世界各地美食。

“妈咪,看这个,木炭焦烤法式小填鸭,看起来好好吃哦,什么时候也给我做一个?”

小可眼角余光瞟了眼巧克力。

“不就是烤鸭吗?”

小爱没好气的瞥了眼小可:“哥哥,能不能不要这么土!”

小可耸了耸肩,不可置否。

小爱解释道:“换个说法,就等于是换个口味,看,单说今晚吃糖醋排骨,听起来是不是很普通?但是换成秘制冷吃焦糖醋味小肋排,是不是听起来就很有食欲?”

小爱说着,自己咽下口水,看向白芷:“妈咪,我突然又饿了,或许我该吃点夜宵,比如猪骨浓汤翡翠黄金手工面。”

白芷笑着摸了摸小爱圆滚滚的小肚皮:“再吃,再吃就要肥成球了。”

“小爱才不肥!”小爱替自己辩解,“小爱是百吃不胖。”

母女二人正说着,陆爵风的电动轮椅从楼梯上,补充着台阶,如履平地般滑到客厅。

白芷看着陆爵风步步靠近,心中莫名紧张。

“马东刚刚拿到的亲子鉴定。”陆爵风把手中的文件夹交给白芷。

小可小爱立马被吸引,目光移向白芷。

白芷指尖微颤,迟迟不敢打开。

谜底就要揭开,她的内心是期待的,但,也是拒绝的。

这种矛盾又复杂的心理让她觉得备受煎熬。

她打开文件夹,只看一眼,心中便似翻江倒海。

那个人,真的是她的亲生父亲。

小可认真的看完分析报告,问道:“妈咪,我们的外公是叫宋思明?”

小爱也很兴奋:“妈咪,我们有外公了?”

白芷看着小可小爱期待的眼神,心情复杂。

她不知道该不该去认这个父亲。

也不知道,要怎么和孩子们解释这件事情。

“让们的妈咪冷静一下。”陆爵风唤着小可小爱上楼。

因为陆爵风帮他们找到了外公,小可小爱决定暂时与他和解,于是乖乖的跟在轮椅后面,上楼回卧室睡觉。

“哥哥,妈咪会带我们去找外公吗?”躺在床上,小爱忍不住问。

“会的。”小可眼神坚定,“但是我们要给妈咪一点时间。”

*

当天晚上,白芷做了个冗长的梦。

梦中她看到母亲和父亲年轻时候的模样,像日记里写的那样,他们是对恩爱的情侣。

银杏叶片片飘落,宋思明握紧白舒琳的手,说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。

白舒琳低眉浅笑,轻声回应,君若不弃,我便不离。

她梦见他们走过春夏秋冬,看过潮起潮落;梦见他们幸福的依偎在小河边,指着远方画着蓝图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梦见他们说着以后要生一堆孩子,老了以后给孩子们讲他们的过往……